学会不用大名追星

一切都会好的。来日方长。
如今我无粉籍,无所畏惧。

【备考两三事】义肢 • 护士 • 拉小提琴

世界上难的事太多了,我经历的不过是一场考试罢了。

活着一天便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未来可能性太多了。

努力过的成功值得骄傲,努力过的失败也值得被表扬,不努力的失败才让人后悔。

你只需要心无旁骛的学下去,提高效率就够了。

恩,好好学习。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I Know you will(1)

集積回路の夢旅人:

先说好,入了这个渣文笔坑,任催无用,只看心情,毕竟数字看多了写文字几乎靠憋,预计篇幅不小,但愿能好好写完。这章的对话有种硬翻的感觉,就…当外语看吧。
-------------多说无用分界线--------------


2005年,圣诞节。


“嗖。”


没写地址的贺卡投入了小花园的信箱。


圣诞的清晨和往常一般寂静,下了一夜的雪刚停,双层的小别墅随着朝阳而起,传出了孩子的声音。似乎是被差遣出来扫雪选工具时的打闹声,不一会儿门就开了,两个小孩睁着漂亮的绿色眼睛对上一双纯黑的眼。


“Chris?”小个的孩子抱着比他还高的雪铲发出疑问,马上就被打了头。


站在院子门边的男子笑着听完两兄弟的争吵内容,在两兄弟质问的眼神注视下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他说着德语,名字却听不懂,表明了来意,是来找一个朋友。小个的孩子刚想说点什么却被打断,大个孩子让他先去告诉爸爸。


“Sir, wo bist du aus?”德国男孩盯着原地不动的男子。


“China,aus China.”男子露出恰比正午阳光的,一如刚刚他念着自己姓名时的那个笑容。


男孩没有在说什么,转身进了屋,对着迎面来的父亲报告,而没有听他说话的男孩母亲再度打开门,给了中国男子一个暖意的笑,表示欢迎,并转头让儿子们快点扫干净雪。她回身进了厨房,准备一份新的早点。


俩孩子开始铲雪,态度不再警惕陌生,而是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无非是关于遥远的东方国度。


男子放下手中的袋子,堆起了小小的雪人,他一一回答着,一边将手中的雪球越滚越大。


小个的德国男孩吃力地挥舞着铲子,并拒绝了男子的帮忙。所幸积雪不多,院子的路很快清理出来。


女主人亲自把中国男子招呼进屋,坐在沙发上的男主人没有把他当陌生人,很随性地打了个招呼。


他被引到餐桌,坐到了暖炉旁,有些冻僵的身子很快恢复过来。他感激地看了眼坐在对面的女主人,居然能留意到他并不适应天气。


女主人并没有看他,而是研究起了他送的小物件。一旁圣诞树下的两兄弟拆了礼物,瞎闹了一阵也坐来餐桌。


中国男子吃得很快,但却是个优雅的食客。两兄弟在交头接耳,原本喝着咖啡的男子忽然来了个滑稽的鬼脸,逗得孩子俩哈哈大笑。


“Frohe Weihnachten.”道上了祝福的男子和女主人聊了起来,两兄弟似乎对他找的人很熟悉,中途插了不少话。女主人让兄弟中的弟弟拿来便签,在上面写下一串地址。


他接过,反复看了几遍,很慢地动着眼珠,像是在熟记每个字母。便签折成小正方形,被小心翼翼收入口袋中。


两兄弟惊喜地发现客人是城市足球俱乐部的大球迷,三人马上在餐桌聊得火热,沙发上的男主人也凑了过来。洗了餐具的女主人略显抱歉地打断了讨论,她说,


其实他,等下就会过来,你要和他见面么?


坐得笔直的男子第三次露出那盛午太阳般的笑似是要赞同,然而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女主人带着理解点了点头,让一脸疑惑的两个孩子上楼拿信。


两个孩子邀请了他上楼,他示意了两位主人,跟着兄弟俩走上楼梯。


“你就是那个神秘寄信人吗?”小个子男孩边走边回头也要问出口。


“我无法向你保证,因为,我从未收到回信。”


话音刚落,一间溢满了红蓝双色的房间随门而展开。这儿真是天堂,男子说。


小个子男孩一脸得意,他也极爱自己房间的装饰,像是个小小的安联球场。


“这些,都是你的吧?”几封明信片递到了男子手上,见男子点点头,11岁的兄长才继续说,“他只会在圣诞节过来拿信,所以积攒了几封,呃……”男子又点头让他说下去,“他真的…从来没有回过信?那你都不想见见他?”


“不是时候。”男子整理着明信片的边角,只回答了一个问题。


“嘿嘿,我们是不是有了他的两个秘密?”弟弟好像很开心,一下一下地扔着红蓝相间的抱枕,看了一眼窗外后惊呼了一声,立刻打开了窗。


今天似乎是有焚风,暖暖地刮进房中,浅色的窗帘摇曳着。


“Chris!”男孩叫着院子中立着的人,长风衣贴着瘦削的身板,他低着头,正在欣赏着那迷你雪人,黑发在风中不安地舞着。


然后他应声抬起了头,桃花眼好看地弯着,连带着微笑的温柔弧度融进一片晨光中。


明信片散落一地,有人躲到了米色的窗帘背后,无声地看着窗外的一切,又或者,窗外的人。


“好久不见。”他说。


“你应该经常过来才行。”大个子男孩站到弟弟身后,和窗外的人对话,并扬了扬手中的明信片。


“有我的圣诞祝福吗?”他问。


“嗯…今天我并没有拿信,或许,有吧。”大个子男子拍了拍弟弟的肩,“你找找吧,我这就下去。”


窗关上了,米色的窗帘停下裙摆,覆在躲于它身后的人身上。


“他不会上来的。”兄长这么说道,他抬头看了一眼男人的反应,却只能依稀看清他的眼,那双映着庭院的眼。


兄弟俩出了房间,“胆小鬼?”弟弟压低了声音问哥哥,“我想…恰恰相反吧。”11岁的男孩攒紧手中的明信片,一脸坚信。


拿过一叠明信片的男子并没有久留,在他作别后,孩子中的兄长说着顺便拿报纸陪着出了门。


“这个雪人很可爱。”桃花眼再度弯起。


男孩偷瞄了一眼,雪人很简陋,在焚风下融得七七八八,看不出有哪点可爱。


收回视线的男孩从信箱里拿出一张明信片,上面没有写任何字,只有一个孤单的笑脸。


明信片的正面是这个城市足球俱乐部的队徽,红蓝相间,在它转到名叫“Chris”的男子手上,并和其他明信片一齐收入风衣口袋之前,男孩才看清。


“我带了你喜欢的那道菜,吃得开心。”他对男孩这么说着,挥了挥手,很快地消失在升温的空气中。


二楼的窗边看不到人,男孩回到玄关,见那人已经在向主人道别。


“谢谢你。”那人站着他做的小雪人旁,向呆站在门边的男孩说。


说完,他跑着离开了。背对着Chris离开的方向,如一只骄傲的雄狮追着目标,双目发亮,鬃毛飞扬。

【备考两三事】奶茶,和小天使

和小天使很久没见了,想一起约饭。

然鹅她不吃晚饭——要学习(其实我也不吃

然后她说,一起出去买奶茶吧。

……有点懒但因为是小天使所以答应了。

我觉得自己很男友力(并不

路上她走的很快,我的凉鞋老掉跟于是我总是略慢一点和她差半步(是我长腿vs她小短腿的耻辱了

我说:“你这小短腿走得还挺快”

然后被打了(……

她问我今天怎么了,我有点懵

我说没事啊,她不信

“没事突然找我?”
“其实是本来约了小师妹但小师妹去超市了”
“哦,所以我是替补”
“并不,本来就有这个计划的”

愚笨的我此刻想把当时自己的对话改成“并不,我爱你”(可能会被冷哼

说到学习情况,她对我表示了嫌弃和殴打(没有,不要诽谤

我开口说到最近在看的小说然后被眼神飞刀了

我感受到了她深深的爱意(抖m忠犬vs傲娇女王的现实版

她提了几条建议,严肃且不容怀疑(过程中有暴力行为做辅助〈大概是爱!

期间我说我瘦了她说没看出来,
我说可能我在你心里一直这么瘦
她说是啊是啊

后来她说她才是胖了,一边快步走着一边抬了抬腿
我说恩……你这腿不一直这么胖吗
然后又被打了(……

她表示,你都不体谅我,手都打红了
我说好吧我体谅体谅你
然后努力在每次她要动手前及时改口(……

飞快地买完奶茶然后她邀请我送她回教学楼(……为了多呆一会我妥协了

万万没想到我期待了半下午的“奶茶之约”只有短短不到半小时(大概

然后回到自习室的我

后知后觉才明白她那句“你怎么了”

原来不是我迁就她出来买奶茶,
是她迁就了我。

ps一个乌龙

我看了一圈菜单:“你们还有奶茶三兄弟吗?”
小哥:“三兄弟?那是coco的,我们是阿水”

……

阿水以前真的有!(不是同一个店)
小伙子一定是太年轻!

QAQ

【备考两三事】2018.9.3夜晚的一通电话&突然对主观能动性的理解

打电话之前我以为哪怕相互沉默我也能得到安宁,但打电话后意外的收获了很多快乐。

你什么也没说,却让我觉得,我们心意相通,彼此珍视。或者说,正是因为你什么也没说,就像过去相处的每分每秒那样自然而然,像是从来没有分别过。

有点眷恋那些无意识温柔的单音节句子的低沉尾音,沉迷着,也清醒着,开心地珍惜着,也明白这只是温柔的一隅,但依旧满足着。

让我们都大步走在路上,各自努力,偶尔相视而笑的候,时间和空间的鸿沟都消失不见,一个瞬间就能明了,为彼此保留的那点十七八岁的温柔还在,而同时,各自也成为了更好的大人。

愿一切都好,考完了请我吃饭。
希望我也能有这个喜讯能请你吃饭。

————————————————

学生因为感情问题居然请假回家了,他已经高三了。
我很无奈,但也隐约可以明白他的心情,毕竟我也有过。

但长大点也明白所有的难以控制,只能说明自我管理能力差罢了。

劝说无果,也只能任由他去了,人先天和环境的影响都很大,但主观能动性也很重要——突然体会那些生涩难懂的知识考点——旁人说的再多对他来说也只是那点水花,还是要靠他自己看开的。

看不开就会影响学习高考,这也没有办法,他还是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我也曾经这样过,同时也坦然地接受了放任自己的后果。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惜一切去得到,哪怕要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这点很欣赏zzn同学,他小小年纪,有这种觉悟,很优秀。做了的事别后悔,结果是好是坏都是自己的选择,怨不得旁的。

未有期

29999:

(1)
严浩翔第一次见到贺峻霖是在学校组织的足球赛的决赛上。

起初严浩翔并没有把贺峻霖放在眼里,他打量着贺峻霖微微有点婴儿肥的脸上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说话声音低低的也没什么起伏,一看就是弱不经风的书呆子。他有点想不明白这样的人怎么就能当上队长还能打进决赛,严浩翔摇摇头想了想,觉得可能长的好看的人运气都比较好吧。

可很快事实就推翻了这种想法,赛场上的贺峻霖颇有大将之风,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指挥的游刃有余,严浩翔突然觉得自己真的遇到对手了,连忙指挥着路线改变战略。

最后整场比赛以一比一平局 加时赛的贺峻霖点球成功告终。

严浩翔有点灰心丧气,他以为这个冠军自己当定了,可没想到自己还是太轻敌了,闷声闷气的鼓励了一下队员就坐到绿茵场上,捧着足球一个人发呆。

严浩翔从来都不是虚与委蛇的人,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开心了就搂着队员们大喊大笑请客吃饭,不开心就一个人低沉连敷衍的话也不说。队员们看到队长难过心里也不是滋味,可又不敢打扰他只好做鸟兽散。

严浩翔就这样坐在足球场上看着学生来来往往,看着太阳移动着落到了山尖,看着风吹起走过的女孩的长发。他心情终于平静了许多,脑子里想着今天的比赛却突然闪现出那个看起来柔弱却技术那么强的队长

他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hey, 给你。”一个声音响起在耳边。

严浩翔回头看见贺峻霖走过来朝自己扔了瓶可乐。

严浩翔接过可乐就大口喝起来,一点防备都没有。

“你过来干嘛,来安慰我吗,我才不要呢。”

贺峻霖被这样坦诚的严浩翔逗笑了,他听说过二班有个长的很好看的足球队长,但却不知道竟然是一个单纯到有点蠢的可爱鬼。
“说实话,你球技真的很不错呢。”贺峻霖用手撑着地,懒洋洋的说。

“当然了,我可是咱们学校初中部最厉害的。”严浩翔像一头骄傲的小狮子拍着胸脯。

贺峻霖点了点头笑着跟他聊起来,两个人从学校的足球队聊到拜仁,从要一起加入校足球队到一起去慕尼黑。

少年的友谊就是这样纯粹而美好,有共同的爱好就能建立起革命般的友谊。




(2)

很快两个人以高水平加入了校足球队,关系也更热络起来,渴了喝一瓶水,累了一起躺在草地上。

“喂,要不要今年一起跨年阿!”严浩翔超兴奋的跑过来说。

“幼稚鬼。”贺峻霖吐吐舌头。
嘴上说着幼稚,可到底还是一起视频跨了年。贺峻霖截了好多严浩翔的表情包,笑翻了天。

“贺峻霖我好想揍你一顿!”严浩翔憋着嘴不满的说。

“你就像小熊软糖 ”贺峻霖拿着袋子里的软糖比着严浩翔的照片狂笑。

严浩翔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贺峻霖笑到颤动的样子。

“你才是软糖!!!”但这样的抗议显然无效。



很多年以后,贺峻霖才发现这是他最开心的时光,任何东西只要太深,就都是一把刀,在后来的际遇里时时刻刻插在自己的心头,喘不过气来。



(3)

贺峻霖跟严浩翔的关系越来越好,好到两个人连成绩排名都在一起。

两个少年顺利考上高中进了同一所学校,青春期的懵懂在两个人之间悄然发芽。

严浩翔上课总是不经意就扭头看着贺峻霖的方向,直到老师的粉笔头攻击帮他治好了这样的颈椎病。

贺峻霖也总是会在这种时候回头笑他,弯起一双眼睛,溢满温柔。


他们已经长成芝兰玉树的少年,时不时会有女孩子在足球场上给他们递来一瓶水,尖叫着看着两个人足球场上的飒爽英姿。

严浩翔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欢迎,每次都要跟贺峻霖比谁收到的情书多,比谁收到的礼物多。

贺峻霖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稳,不会像严浩翔那样在足球场上骄傲的随风奔跑着跟场外的人打招呼,也不会跟其他队员大声高谈阔论。


他从来都不是能把情绪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他太知道收敛自己,把锋芒都藏起来。

可严浩翔是站在闪闪发光的舞台中央的人。

贺峻霖有点懊恼,他看着严浩翔美滋滋翻着一张张粉红色的信纸,心里没来由的难过起来。

已经多少年了,贺峻霖想着跟严浩翔一起度过的时光,扭头看着这个棱角越来越分明,眼睛也越来越深邃却仍然能开怀大笑的少年,忽然就明白了那些女孩子的狂热。


可是,陪在他身边的人一直是我阿。

一起逃课出去打游戏,一起站在走廊受批评,一起挑灯夜战补作业,那么多的故事都是两个人的影子。

也许他的心里真的把自己当做无话不谈的朋友吧,是我太偏执,非要把友谊变成暧昧的情愫。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贺峻霖终于试探着问出了那个问题。

结果是什么早已与我无关,我只想听你亲口说出的答案。

严浩翔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有点震惊,贺峻霖很少过问这样的事情,他对自己感情上的事从来都是漠不关心。

“哟…怎么想起关心我来了,难不成你喜欢的女孩子喜欢我呀”严浩翔没正经的调笑,却没看到贺峻霖一点点暗淡的眼眸。

“我不喜欢女孩子,我是说,我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贺峻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赶紧补充。

“哦…那你喜欢男孩子?像我这样的?”严浩翔仿佛没听到后半句话,愣是把一张脸凑到贺峻霖跟前,眨着眼睛盯着他。


贺峻霖被这样的调戏弄得很不好意思,他觉得严浩翔对自己开的玩笑触及到了自己不想面对的地方,气的涨红了脸推开他就走掉了,留给严浩翔的最后一句话是一声暴躁的 “滚。”


留下呆在原地的严浩翔不知所措。

冷战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开始了,毫无预兆。

严浩翔跟贺峻霖呆在一起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过大的争吵,每次都是互相说几句好话就化解了。

但这一次,严浩翔觉得事情很严重。

贺峻霖上课再没回头看过他一眼,也没有陪自己一起回家,就连足球队都不参加了。

严浩翔很想跟他说句抱歉,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盯着贺峻霖冷漠的背影黯然神伤。

他真的好久没仔细的看过贺峻霖了,贺峻霖的脸上清瘦了不少,婴儿肥都快没有了,清澈的眼睛总是蒙蒙的像要泛起一层薄雾。


他恍惚觉得贺峻霖跟自己隔了一个平行宇宙,自己只是一粒微尘,而他是隔着银河的星球。



(4)


贺峻霖收到严浩翔的短信是在严浩翔生日的前几天,打开手机是一张小熊软糖的图片。

贺峻霖噗嗤一下就笑了,想起小时候那么好的时光又不禁感怀起来。

紧接着是第二条短信,“生日那天晚上八点在我家等你哦!一定要来!”


贺峻霖参加过几次严浩翔的生日聚会,严浩翔家境太好,父亲是集团董事长,每次生日聚会都能请到不少狐朋狗友,什么高档的吃的喝的玩的统统满足。严浩翔对钱没什么概念,出手太阔绰,于是理所当然的得了财阀这个称号。


贺峻霖不喜欢那种纷纷扰扰的场合,就算他情商高也知道该怎么说话,但他就是打心眼里不喜欢。


可是严浩翔都给自己个台阶下了,自己再不下就实在不识抬举了。

其实贺峻霖一点都没生气,他只是不敢面对,只是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来克制自己面对严浩翔是越来越强烈的心跳。


贺峻霖如约准备了礼物到了严浩翔的家门口,可这次没有喧闹的人群,只有昏昏暗暗暖黄的灯光闪烁。

搞什么飞机?

贺峻霖还是推开了门,只看见地板上铺满了玫瑰花瓣和蜡烛构成一条小路引着他到了卧室。

贺峻霖刚推开门就看到投影仪在墙上投射着他们一起的点点滴滴,有一起比赛的合照,有互相趁对方睡觉的偷拍,贺峻霖看着突然就想掉眼泪,

可就在这当口,他看见严浩翔从屏风后走出来,弹着吉他用清澈的嗓音唱着情歌,一字一句,全是心意。

贺峻霖愣在了原地,严浩翔见贺峻霖没反映,只好掏出一张纸,生硬的念着:
我深深的被你吸引,你就像晨曦照在我无处安放的心,从此我的世界空出的色彩是你,最想得到的是你…


贺峻霖一下子被逗笑了“你从哪儿学的这么俗气的表白方式跟这些没水平的告白阿”

“从那些女生给我的情书里抄的…”严浩翔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突然觉得画风不太对,赶紧又补充:“贺峻霖,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久到我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这个人不会说好听的话,我只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你总是什么都不说把心事都藏在心里,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人,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我”

“反正不管你觉得我恶心也好脑子有病也好,哪怕以后做不成朋友了,我也要告诉你我真的很喜欢你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严浩翔突然有点懊恼,丧气的低下了头,恨自己不是诗人,说不出什么动听勾人的情话。

贺峻霖靠近严浩翔,“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

“我清楚的很。”严浩翔抬起头,用闪烁着泪光的眼睛盯着贺峻霖,把嘴覆上他的嘴唇,给了贺峻霖一个笨拙的吻。
贺峻霖知道严浩翔在微微发抖,自己用双手环住他给了他一个拥抱来作为回应。

明明我喜欢你才是很久很久,从在赛场上看到那个勇敢又豪爽的小小少年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深深沦陷了阿。





(5)

在一起的浪漫时光总是过的很快,严浩翔再也没有接过别的女生的情书,整天搂着贺峻霖躲到楼梯拐角偷亲他的嘴巴。


转眼就要高考了,贺峻霖拉着严浩翔到他家一起复习。可严浩翔并不买账,两个人一坐到一起严浩翔的手就不老实起来。

再贺峻霖打了无数次手心之后,严浩翔还是把手伸进了贺峻霖的衬衫里。少年美好的身躯在严浩翔脑袋里已经勾画了无数次,他实在是忍不住那种喷薄而出的欲望。

贺峻霖没再反抗,严浩翔变本加厉起来,手一直摸索着从下而上的数着他一节节的脊椎,在贺峻霖耳边吐着热气,“我想要你。”

贺峻霖眨着眼睛,狡黠地说“考上g大再说。”

“天呐,”严浩翔抽回了手“我们俩的成绩考什么学校考不了阿,有什么好担心的!”

“先考再说。”

随后的一下午就是严浩翔唉声叹气的背书声。





(6)

高考很快结束了,可贺峻霖却突然没了严浩翔的消息,直到查看志愿的那天才看到憔悴不堪的严浩翔。
“你去哪了?”

严浩翔没有回答反倒是一把抱住了他,声音沙哑又带着哭腔“对不起,我没办法跟你一起去g大了,父亲一定要我去国外读书,我实在拗不过他,他简直软硬不吃 ”

贺峻霖抚摸着严浩翔的背,温柔的安慰着“没关系,没关系,我们有很多方法联系。”


可是谁都知道,距离是打败一切感情的利刃,即使再情比金坚,也会在一点点的时间里消耗的面目全非。


贺峻霖送严浩翔去机场的时候,两个人约定四年以后要带着对方私奔去天涯海角过真正的两个人的生活。


开始贺峻霖还是抱着希望的,可是日子久了,他们之间的联系也越来越少,从有到无。

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天真了,也许以前只是严浩翔年少冲动,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或许严浩翔根本就不是那个世界的人吧,没了自己在身边,总会有人轻而易举的代替他从前所有的好。



可贺峻霖没想到自己毕业了拖着大包小包准备离开学校的时候,严浩翔会开着车在学校门口出现。


穿着西装的严浩翔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贺峻霖站在那里,恍如隔世。

严浩翔走了过来,还是老样子的一把抱住他,
“我好想你。”


贺峻霖用几年想忘记的声音突然又真真切切的响起,所有的防线顷刻间崩塌,他想过再见到严浩翔的场面,自己该是装作冷漠还是若无其事,但等到真的遇见了,才发现所有的委屈都化作溢出心口的想念

“我也是。”

坐在车里的贺峻霖听着严浩翔讲述着这几年他是如何打拼着边上学边创业,如今又是如何颇有起色。

“我当时想阿,既然要私奔就要有经费阿,我才不舍得让你过苦日子呢。”

“以后不想让父亲再左右我,我要陪在你身边。”

“我租了一所房子,虽然不太豪华但我觉得还算干净,公司正需要资金一时也买不了好房子,嘿嘿”严浩翔有点愧疚的说。

贺峻霖听到这些话,努力忍住泪奔的冲动。

他知道严浩翔从小娇生惯养,从来挥金如土,如今说出这样的话,是被社会怎么样的打磨才变成这样阿,想着严浩翔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受着苦,为了给自己的承诺打拼着,


贺峻霖忍不住环上严浩翔的脖子“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住在天桥底下都没所谓。”


严浩翔笑了,笑得特别开心,有贺峻霖这句话自己这些年受的累就都值得,都值得。





(7)

严浩翔带着贺峻霖去了他们的家,房间不大但足够整洁,清冷的色调是贺峻霖最喜欢的,壁画和装饰也看得出严浩翔的用心。

“你放心,以后我们会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家!”严浩翔一如儿时那般胸有成竹的拍着胸口。


“我已经有家了,在有你的地方。”





严浩翔真的是卯足了劲在事业上,贺峻霖也跟着他一起处理公司的事务,就好像回到了以前训练两个人形影不离的时候。

找严浩翔签合同的人越来越多,公司也在步入正轨。

这一天贺峻霖正在整理财务报表,严浩翔神神秘秘的把他拉走说要去一个地方。

等到贺峻霖推开门的一刹那,他才知道严浩翔真的给他准备了一个家。

“其实…我们以前住的地方也很好的。”贺峻霖不希望严浩翔这样费心。

“以前的地方是租来的,而这个是我们永远的家。”严浩翔把钥匙放到贺峻霖手心,紧紧握着他的手,“以后生活会越来越好的,相信我。”





(8)

可惜生活并不是说的那样一帆风顺,严浩翔的公司出了状况。

好几个合同方宁愿支付违约金也要取消合同,所有承包的项目也都给了别人。

他意识到,这不仅仅是商业上的趋利避害,更多的,是他的父亲想要他屈服。

公司的生意渐渐少了,连维持都举步维艰。

可严浩翔还是每天笑着告诉贺峻霖不用担心,每天都给他准备一桌丰盛的菜肴。

贺峻霖知道严浩翔的苦,只能默默为他争取业务来让日子好过一些。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有一天晚上,贺峻霖提前下班想回家给严浩翔准备晚餐,黑暗中穿行的车辆横冲直撞朝着自己奔来,躲闪不及的贺峻霖倒在血泊中,他的意识模糊起来,脑子最后的画面是一张带着冷笑的陌生面孔。


等贺峻霖醒过来,睁眼便看见了趴在自己病床边睡的很熟的严浩翔。

贺峻霖本不想打扰他,可是自己突然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严浩翔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硕大的眼袋和黑眼圈挂在脸上,等他看到了重新能动的贺峻霖瞬间睡意全无,欣喜若狂的跳起来。

“贺峻霖,你吓死老子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阿!”

贺峻霖听着严浩翔的胡言乱语,宠溺的拉着他的手,“你都多大了 还这么像小孩子。”




(9)

在严浩翔悉心照料下,贺峻霖好的很快,但他也感觉到了严浩翔越来越深沉的眼神。

严浩翔是藏不住心事的,在贺峻霖面前。

可贺峻霖从来不猜也不问,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等贺峻霖回到家里,严浩翔为他亲手准备了晚餐。

“来!尝尝我的手艺!”严浩翔不停的往贺峻霖碗里夹菜。

贺峻霖笑着答应,结果是一脸苦瓜相的咽下。

“挺…挺有味道的…”

“当然啦!我放了三勺盐呢。”

贺峻霖感觉自己的生命将会终结于这顿晚餐。

为了保住性命,贺峻霖放下筷子,转移了话题“说吧,为什么讨好我。”

严浩翔听到这,抬起的筷子又放下了。

“你知道你出车祸是谁干的吗?”

贺峻霖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你父亲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吧”

“就是他!他发了短信给我,说是警告。”严浩翔愤懑的喊着,“霖霖,我要回去跟我爸谈谈,我不想你再受伤了。”

贺峻霖突然眼睛泛酸了,“如果他不接受我,你要怎么办?”

“我想过了,那我就断绝父子关系,不做什么少爷了。”

“你真傻。”贺峻霖刮了刮他的鼻子。

“到时候我就无名无姓啦,还请贺峻霖大少爷收留我。”


“好阿,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贺峻霖一晚上没睡,他知道严浩翔也是一晚上没睡。他怎么能不清楚呢,严浩翔的家人怎么可能接受同性的恋情呢,更何况,严家还算在社会上有些名气。

可他不怕,只要身边的这个人有跟自己继续下去的勇气,他就能赌上今后所有的幸福。


清晨的时候,严浩翔蹑手蹑脚的穿好衣服,在贺峻霖耳边轻声说:“等我回来。”

贺峻霖装作熟睡的样子,其实听的真真切切。

他不想让严浩翔感觉到他的压力,只能把戏演下去,让他放心的离开。




(10)

严浩翔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对质就被保镖抓了起来,

“凭什么这样对我们!”

“就凭你是我儿子,是我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严父起身朝他喊着。

“那我不要这所谓的骨肉亲情了,放我走!”


“你说不要就不要?你以为这是什么?”严父说完便让人把严浩翔拉走关了起来。

其实严父的心里也是很痛的,他早就听说严浩翔和贺峻霖的事情,狠了狠心才把他送到国外读书,如今还是没能断了这孽缘,

他不得不为了家庭的利益牺牲一个儿子。

堂堂严氏集团的董事长,儿子却是个同性恋?

他不能容忍未来要面对的风波,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更不能让媒体有机可乘。

他只好对外传言,他的小儿子死了。

也许这样那个男生也就能收手了吧。







(11)

严浩翔被关在一个不知名的岛上,有专门的人照顾他的起居。

他逃过,反抗过,也想过一了百了。

可他不能死,他舍不得贺峻霖一个人孤独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他要活着,活到能逃出去的那一天。

贺峻霖茶不思饭不想的等了很多天只等来了严浩翔死去的消息,他不信,一点也不信,严浩翔答应过他一定会回来的,他不会骗自己的。

贺峻霖每天收拾好屋子,打理好公司的事务,把一切俨然过成严浩翔还在身边的样子。

他带着他们俩的梦,去看每一次世界杯的比赛,去到每一个他们说好的地方旅行。

不管是门票还是车票,他总是买两张。

年复一年,他这个忠实球迷被一个有心记者发现了,记者问他为什么每次看世界杯比赛的时候旁边总会有一个空位子。


贺峻霖对着镜头,甜甜的弯起了眼睛:

“我的爱人走丢了,他走之前告诉我让我等他回来,我在等他,身边的位置是为他哪天回来留的,我不想等他回来的时候,我只买了一张票。”






严浩翔看着直播球赛的小小的电视机反映出的画面,突然就哭出了声,那说话的是他心心念念的爱人阿。

可当他看着贺峻霖清瘦又憔悴的脸,突然就后悔了。




如果可以,我希望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你不要等我。







君问归期未有期。




————————————

一个仓促的短篇祝福大家中秋节快乐

如有不足,凑合看吧。


暗恋关系研究协会3

咕噜你的甜:

下次刮彩票,刮到谢字就该懂了。
为什么非要全都刮开呢?就跟后来的太多事情一样。


【三】如果暗恋是不可言喻


已经迟到了,殷涌智跑下车的时候抬手看了眼表,离约定的时间刚好晚了十分钟。


贺峻霖远远地便朝他招手,帮他推开门,拿过他肩上书包的同时递了一袋早餐给他,殷涌智怕来不及,拉着贺峻霖便往候车室里跑。


“你说我们今天会遇到哪几位师兄呢?也不知道重庆的老师会不会比较凶,话说第一次去重庆那边的公司你不紧张吗贺峻霖?”殷涌智刚坐下便开始絮叨模式,在座位上打开了早餐,是他习惯口味的牛奶和蛋糕。


贺峻霖手托着腮,看着他笑。


好吧,殷涌智低下头,脸颊微烫,不说话就不说话啦,盯着看算什么嘛。


不过真好呀,殷涌智满足地打了个小小的奶嗝,偷偷瞄了一眼身旁在闭目假寐的小小少年,在前往未知旅途的时候有你在旁边陪着,一定是无所畏惧的吧。


可惜很多时候意外都会发生。


殷涌智看见严浩翔的时候还不知道对方会带走自己身边人的心神,他只是对着严浩翔感叹地夸赞,你长得真好看啊,又回头对贺峻霖重复一遍,这个男生长得真的很好看。


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看不见这两人之间的暗潮涌动。


严浩翔对着他笑得清新疏朗,可下一秒看着贺峻霖的时候却又下巴微抬像只倨傲而不曾被驯服的猫,贺峻霖也像突然变了个人,对着严浩翔就语气傲慢,像棋逢对手,又像火星撞地球。


殷涌智心里急得团团转,拍着贺峻霖的手臂小小声地提醒他不要和同伴吵架,贺峻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说了句好。


初见时的剑拔弩张还记忆深刻,日子却过得飞快,贺峻霖还是像以往一样对殷涌智多加照顾,比如说一起训练时会带给他的早餐,比如说跳舞时会递给他的一包纸巾,比如说一起吃饭时会帮他夹菜,殷涌智觉得这样和以往没什么不一样,他和贺峻霖也会一直这样感情好下去。


直到那天比赛,巴萨对拜仁。


殷涌智不看足球,往日贺峻霖在他面前兴高采烈地描绘他喜欢的球队,他也只能笑着点头听,但表情和答话语气总带了心不在焉,这样久了,贺峻霖也不太在他面前说起足球。


所以当他见到那二人凑到一起对着手机屏幕全神贯注,进球的时候相视而笑鼓掌呐喊,失分的时候又一起捶胸顿足大呼可惜的时候,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涌上心头,就好像自己与他们的距离彷佛遥隔千山万水,他们才是在同一个世界的人。


殷涌智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怎么可能呢,那可是贺峻霖啊,一直陪着自己的贺峻霖啊,怎么会离自己好远?


“贺峻霖!”殷涌智还没进门就喊他,贺峻霖却没抬头,反而是严浩翔抬手匆匆和他打了声招呼,便又低头继续盯着屏幕。


咦,为什么会觉得心里酸酸涨涨的,这是委屈吗?


录快问快答的时候殷涌智提前问贺峻霖你最想和谁看电影,最想带谁给家长认识?贺峻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看着他笑,殷涌智想,那他的回答,是不是自己呢。


所有的期待都是用来打破的。


都是严浩翔,全是严浩翔。


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成为你最想要的风景?


原来所有的陪伴,都不及乍见之欢。

我养了一只吸血鬼1

咕噜你的甜:

吸血鬼猎人严宝×吸血鬼霖霖


“你在逃?”


严浩翔拉开了手中的猎弓,尖锐的箭头淬着毒,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星点的光芒。他看着前面僵硬的背影,冷笑。


贺峻霖不敢动,他看不见背后男人的面容,但他作为血族天生的敏感可以令他精确的感觉到危险的靠近。他逃不了,贺峻霖仰头盯着那轮圆月,心生凄怆。


身后的人掠近。贺峻霖闭眼,他刚刚被另一个猎人伤了心脏,他动不了。


严浩翔靠近这个年轻的血族,他的手在这个吸血鬼幼嫩的脖颈上虚握,他可以闻到吸血鬼身上传来的馥郁的玫瑰花香味,还有从他胸膛处传来的血的味道,是冷冷的腥锈味。


只要他的箭往他的伤口中刺进,再将放在他脖颈上的手用力握下去,这个吸血鬼就会消失了。


严浩翔脚步一移,看到了吸血鬼的正脸。


面前的吸血鬼只小少年模样,他闭着眼,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在他的脸颊上投下蝶翅状的阴影,严浩翔低头盯着他的脸,他玫瑰色的唇紧紧抿着,整个人在他的注视下显得紧张而紧绷。严浩翔觉得有趣,伸手往他唇上摁了摁,想找到他的尖牙。


“要杀便杀,别动手动脚。”贺峻霖受不了了,睁眼便瞪他。


严浩翔心里觉得这小吸血鬼炸毛的样子也是莫名其妙的可爱,脸上却不动声色,只摸着他的脖子,看见贺峻霖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心里好笑,话便脱口而出。


“你现在还死不了。”说完看着少年瞪圆了眼,心底有陌生的满足感涌起,严浩翔不知道原因,但他喜欢这种感觉。


严浩翔把这只受了伤的吸血鬼关进了自家的客房。


本来想关地下室,但他看着吸血鬼不断涌血的胸膛,还是皱着眉把他扔进了一直没人住的客房。


贺峻霖躺在床上,看着严浩翔拉好了窗帘,在窗户上设下了禁止吸血鬼互相联络的结界,然后来到他面前俯视着他。


“你想关着我?”贺峻霖觉得不可思议,看着上方这个长得比血族还要漂亮几分的吸血鬼猎人一脸茫然。


严浩翔还在思考怎么样帮吸血鬼疗伤,闻言只是点了点头。


贺峻霖见他不以为意,差点要从床上蹦起来,“你不杀我是要留着我慢慢折磨我?”


严浩翔抱着一个大箱子进来,往地上一放,贺峻霖吸了吸鼻子,闻到的是血的味道。他偷偷磨了磨他的两只尖牙,觉得有点饿,他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


严浩翔打开了一个血袋,递到了贺峻霖的面前。


“等你病好了,我觉得你要改吃素。”严浩翔非常严肃。


贺峻霖吸着冷冻饮料解着渴,心里悲痛。


果然他不杀自己,是要留着来折磨的吧??


【从自己微博搬运过来的 这个也是没填完的坑】

其实是个,还挺幸福的故事。

#糖点记录#和喵星人的21天-花絮部分

orange:

花絮部分,正剧因为是剧情所以就没有整理啦



两个坐在一起的小可爱~





同步抬腿





这里超级贴心的我0给翔宝喷花露水!!!还教学了一下~~~





还是趴在一起的两个小可爱!超级喜欢他们两个趴在一起然后露出头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上起手来了?”





吵架了= =00好喜欢去惹yao浩翔呀!





两个一起玩的小朋友





你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的呢?





怎么说 看到这种有点感慨,总是有人可以懂你的梗和你在一个世界的感觉真的特别好:))





哈哈哈yao浩翔你在量什么啦!





一起看台词的两个人 翔宝的眼神好温柔呀为什么看台词都可以这么温柔~





还是一起看台词 但是这种挤在一起的感觉真是特别好呀~





祝君吾运昌隆:) 我们的故事就到这里了 但是祝大家都好






这个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 但是未来还有很多未完待续




The end : )